第208章

小说:家庭乱伦合集 作者:独来读网
    t;乖孩子,妈妈就知道你乖。来,把湿衣服脱下来吧,别着凉了。"说着,帮我把湿了的衬衣脱了下来。我已经是十八岁的大小伙子了,结实的肌肉让见过不知多少次的妈妈还是有些发愣。我看她盯着我的胸肌,手指在擦拭着我身上的雨水,那感觉就像是给自己的情人在擦拭一般。我禁不住一下把妈妈揽进了怀里。妈妈软软得靠在我身上,那熟悉的香气直冲进我的鼻子里。我下面马上就硬了。妈妈也感觉到了,说道:"孩子,你好久没和妈做了吧,来,今天妈妈让你解个馋。"

    说完,她蹲下身来,揭开我的裤子,我只感到我的肉棒又进入了那湿软的地方。在妈妈的吸吮下,我觉得下面胀得好难受,就扶着妈妈的头开始插起来,如同在插阴户一样。没多久,我就射在了妈妈的嘴里。奇怪的是,这次妈妈没有像往常一样吐出我的精液,反而都吞了下去。我把妈妈扶起来,刚想问,妈妈笑着说:"乖孩子,你的东西妈妈好喜欢,以前是不好意思,其实妈妈好喜欢你射在我里面,不管是嘴里,还是……"

    看着妈妈那欣喜而满足的笑容,我就的下面又着了火一般。猛地把妈妈抱起来,放在了办公桌上,妈妈知道我的意思,配合着我把裙子撩起来,脱下了内裤。我伸手一摸,妈妈的那里全都湿了,她的身子最着我手指的动作而颤抖着。我扶着又硬的和铁一样的肉棒缓缓的插进了妈妈的身子,开始缓缓的抽插起来。

    我一边亲吻着妈妈的面颊和脖子,以便伸手进去爱抚她的乳房,还在妈妈的耳边说:"妈妈,我爱你,我要让你有高潮,妈,你舒不舒服呀。"妈妈的呼吸好急,直喘着说:"好,好,好儿子,让妈妈有高潮吧。"

    这一次,我插了好久,弄的妈妈差不多来了三次高潮,当我再一次射了之后,妈妈连坐的力气都没了,只有靠在我身上,好久好久才缓过来。我把妈妈抱下桌子来,看见桌上湿了一片,也不知是我还是妈妈的了。我和妈妈收拾了好一阵子才完。然后我们就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互相爱抚着,聊着天,直到雨下得小了才回去。

    从那以后,我和妈妈找到了这新的地方。周末,妈妈经常说要加班,而我借口和同学聚会,我们就到妈妈的办公室里幽会。办公桌上,沙发上,文件柜边,都是我们做爱的好地方。爸爸从来没怀疑过,而妈妈单位的人似乎都很懒,也从未来打搅过我们。就这样,那年的夏天,我和妈妈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日子。

    可好日子总是短暂的,我如愿以偿的被一所重点大学录取了,将要到另一座城市开始求学。在我走之前的那个周末,我和妈妈的她的办公室抵死缠绵了一天。终于,我在妈妈的奖赏中完成了我的高中生涯。但我知道,妈妈的奖赏不会完,就像妈妈会一辈子爱我一样,不会完。

    母亲在高中毕业后,因为家庭状况不好,就投入军旅生涯中,这一进去就是快二十年头,如今快四十的母亲,终於要领到终身俸可以休息,从小生活在军事家同中的我,除了严厉两字以外,我实在找不到第二个形容词可以形容。

    母亲早婚,与村里一个小开结婚,生下我没多久后,可能母亲常常待在军中,老爸屌痒就到处找女人,在我国小时,母亲牵着我的手离开,到一个离部队比较近的地方,重新生活。

    我从小就知道母亲是职业军人,在我印象中,母亲是浑身就是恶魔的化身,我不知道被扁过几次,直到我现在升到大学,母亲阶级也开始变高,自由时间也比较多,如今母亲快要退休了,我心中当然也非常开心,而这一路走来,母亲始终没有再找过第二个男人,在我开始懂得性事后,我渐渐的发现,母亲其实姿色算是不错。

    固定体能训练,加上生活作息正常,皮肤有些沧桑,乳房随着运动操课,并没有很大,但是军人站挺的翘臀,感觉很结实,留着一头代表阶级很高的长马尾,我开始怀疑母亲是怎么解决性需求,难不成是找别的军人做爱?不太可能吧,那不就好几十年都是自己diy,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乱伦,只是好奇而以,从好奇慢慢开始迷恋母亲。

    偷开母亲的柜子,里面衣服都摆的整整齐齐,稍微翻了一下,发现内衣裤都是非常朴素,找不到情趣用品,有点失望,母亲现在都会申请上下班,就是晚上会回到家,看着母亲穿着军服,听朋友说女兵通常穴都很痒,放假就想找男人爽一下,只是不像我们男生这么直接而以,不知道母亲性欲强不强,说不定很渴望男人压在她身上,下体不停的抽送。

    母亲是个一板一眼的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答应的事决不反悔,这种军事风格,是母亲身为军人最大的优点,但也是缺点,我看着母亲以前年轻的照片,长相标志,一脸可人儿,穿着陆军的迷彩服,长筒黑胶鞋,头戴钢盔,手持枪,立正站好,真的是有巾帼女英雄之风范,我看着照片,开始意淫起母亲,右手套弄着阳具,想像奸淫着穿着军服的母亲,直到一个速度加快,一股浓精直接射在照片上,我才舒坦许多。

    母亲回家后,就比较会卸下军人的一面,而成为一个母亲,因为是单亲家庭的关析,所以母亲随着我长大后,已经开始渐渐溺爱我,比较没有这么严肃,但也只是局限於没穿军服的时候,母亲在家都穿得很保守,我开始故意穿着四角裤在家中走来走去,有时候听到母亲一大早起床要去军中,我都会故意挺着晨勃的肉棒,穿着四角裤,不经意的假装上厕所,发现母亲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偷看我下半身。

    这也难怪,毕竟我的挺起的肉棒,也不小,我开始暗示母亲,跟他讨论说为什么不在找一个男人嫁了,母亲总是笑笑的说,有我一个麻烦就就很多了,可不想再来一个,我决定用蜜糖炸弹攻击母亲,说好话,送礼物,贴心的对待母亲,母亲一开始还很不习惯,直到我次数多了,也就习惯我这样贴心的行为,直到我发现母亲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对,我就知道,母亲开始对我有感觉了。

    母亲也是女人,我猜母亲有时候发呆,是因为在想一些有的没有的,我猜母亲也在猜,我为什么变的这么体贴,这种母子攻防站,应该也算是另一种战争,既然母亲有时候都会偷看我,那我就更大胆一点。有次母亲跪在地上擦地板,狗爬式的屁股整个挺了出来,我在后面看得一清二楚,那种经过锻炼的翘臀,没有多余的赘肉,浑圆饱满,如果我扶着母亲胯骨,很狠的插进肉穴,会是甚么样子?

    母亲站了起来,发现我在她身后偷看她,看了我的下体,竟然不自觉的勃起,我马上害羞的转身就走,直到现在,母亲这才真正明白,原来,自己的儿子,竟然在意淫自己的身体。我开始担心母亲知道后会怎么样,因为母亲也没跟我聊过性话题,今天早上,我在一次挺着肉棒假装要去厕所,母亲看到我的龟头整个伸出裤口,母亲望了一眼说,要我把裤子穿好,说有话对我说。

    我心想,这下惨了,不知道会怎么样,睡眼惺忪的我,坐在客厅,母亲整理一下军服,轻坐在我旁边,语重心长的跟我聊了不少性话题,问我有没有手淫,或者跟女朋友做爱,有没有戴保险套,其实我都有,我只假装有手淫习惯,但是没做过爱,母亲皱了一下眉头,问说我这阵子是不是做纵欲过度,甚至好像还有话想说,但是还是决定不说,母亲就匆匆的离开了。

    跟母亲谈过之后,我与母亲之间的互动变得很奇妙,有时候两个人都会互相望着,不发一语,而母亲却都会低着头,眼神飘忽不定的看着旁边。直到有一天,母亲刚放假回来,吃了一点感冒药,连军服都没换下,就躺在沙发上沉睡过去,我看母亲侧躺在沙发椅上,头枕着沙发两旁的扶手,一脸倦容的样子,我轻摇母亲身子,问母亲要不要回房去睡,而母亲只是发出几声声音,回应我而以。

    我把母亲胸前的扣子慢慢解开,告诉母亲这样比较没有压力,母亲眼睛半开,朱唇微张,想用手停止我的动作,可惜感冒药里的安眠成分,让母亲有意识,但是身体却没啥力气,只能任由我解开胸前扣,把皮带顺便拉下,顺便把裤腰上的扣子打开,这时母亲急了,勉强的把身子上挪了一下,将美背靠躺在沙发上,脖子枕在沙发扶手上,眼神迷蒙的看着我。

    此时我以饥火难耐,母亲两腿紧紧夹住,双腿屈膝,我干脆两手握在母亲的膝盖上,用力左右各自一扳,母亲两腿呈现青蛙腿姿势,母亲娇喘一声,双手挡在私处,眼角泛泪,想说甚么却说不出来,可能是太想睡了,用意志力在撑,应该是知道我自己的儿子,要对自己做甚么了吧?

    我咽了咽口水,用手指轻轻底祝母亲私处,隔着薄军裤,重压慢移蹭着母亲的肉穴,母亲两只小腿无力的踢着我,母亲越是挣扎,我就越是想要得到母亲,哪怕是强奸,也要爽一次母亲这个饥渴军人。我将母亲的上衣军服左右拉开,露出母亲的香肩,在用力往下一拉,拉至手肘处,母亲的胸前、脖子、美背,在我眼前一览无遗,我看着母亲呼吸起伏的胸部,穿着一件白色素装的内衣,两颗圆润小小的乳球。

    被调整型内一整个把乳沟给挤出来,我硬把身子压在母亲大腿中间,两手抓住母亲的小腿,先往后用力压着,直到母亲放弃挣扎,才把小腿往上抬,在左右扳开,母亲的脸侧着,不愿看我,我将身子压下去,吻着母亲的耳朵,母亲不停的啜泣,两手不停的推着我的胸膛,我顺势把母亲两手手腕抓住,往上一拉,把母亲双手固定在沙发扶手上。

    我用舌头慢慢品尝母亲的耳朵,母亲有气无力的说「要不是我吃感冒药,浑身无力,我早就打死你这么不肖子」,我舔着玉颈,吻着脖子移到下巴,用手硬把母亲的脸转正,鼻头互相顶着,我感觉母亲的鼻息加快,母亲两眼娇波,柳眉倒竖,看得出来很生气,但拿我没办法,我问母亲说「妈,你守寡这么多年了,难道都没有跟别的男人发生过关析?你敢肯定吗?」。

    母亲这时眼眶泛泪的说「妈也是女人,更是军人,怎么可能都自己解决……」,我在问「那妈你老实说,你想要时,都找谁发泄,是不是军中其他的军官」,母亲脸色微红的说「我……我跟谁不关你的事吧,倒是看看你,你现在想对我做甚么?」,我浅笑说「母亲如果你背着我跟别的男人上床,那我只好强迫占有你,母亲是军人,也是我的母亲,更是我的女人,我不容许有别的男人碰母亲」,母亲喘了一口气说「傻孩子,母亲守活寡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还敢跟其他人……做那种事……」。

    我心想「宾果,被我猜对,我故意这样问,假如母亲有跟其他男人发生关析,我就生气硬是奸了母亲,而母亲回答说没有,那正好,更能确定母亲必定是很久没被男人给摸过,必定性欲难耐,无论母亲回答甚么,我都可以有理由上了母亲,如今只要说扶母亲,愿意跟我做爱,那母亲以后必定是我的女人,乱伦刺激,母子相奸,家中有个美母,当然自己吃,哪能给外人用」。

    我将嘴唇靠近母亲的香唇,母亲扭头躲开,赫吓问说「我都回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如初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如初小说网网站阅读家庭乱伦合集,家庭乱伦合集最新章节
如初小说,如初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rcwc.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