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抓紧补习

    欧沧溟将餐桌擦了擦,侧脸看我一会儿,问:“饱了吗?”

    我吃光一盘的水果,现在这世界最幸福的事情之一,就是一年四季都能吃到各种各样的水果。

    我摸摸肚子:“恩……如果再来个巧克力脏脏蛋糕就更好了。”

    他的眼睛睁了睁,完全是一幅看我是怪物的神态。随即,他眨眨眼,转身去一旁的小冰柜里给我取出了一个巧克力冰激凌。

    “这个凑合一下吧。”

    “哈哈,谢啦。”星族群岛的气温四季如初夏,十一月依然暖如春。

    他坐在我的对面,继续看着我,用一种探究的,研究的目光注视我,像是他那个超强的大脑又在计算什么?

    “有什么想问的问吧。”我强烈地感觉到,他是想问我星体激变的事情。

    他垂眸静了片刻,再次抬眸看我:“有什么感觉?那个时候?”

    我咬着冰激凌勺想了想:“感觉挣脱了零界点的束缚。”

    他看我一眼,低脸细思:“所以,星体激变是一种超强突破,达成了星族的质变。”

    “但之后会很饿。”我指指面前的冰激凌。

    “所以,星体激变也会消耗巨大的能量。”他继续细思,“心妍碰到你的时候,会被你的能量弹开,那你怎么解释在实验室里,你并没将研究人员弹开?”

    欧沧溟这是要做科学家了?

    我也侧脸细思:“或许关键在心妍砰了我,而科学家们只是在围观?”我猜测地耸耸肩,“反正他们答应我会把数据给我。”

    “你……一点都不怕吗?欧沧溟似乎对我这幅无所谓的态度很疑惑,“正常人都会抵触自己被研究,被围观。”

    “因为我是科学家。”我一本正经地说,“对于研究我身上发生的这些特殊情况,我自己也很想搞清楚,如果能找到答案,我愿意拿自己作实验。”与其等别人来研究我,抢先获得所有的研究成果,不如我自己动手。

    自我认识对我将来何去何从具有很重要的不可忽视的作用。

    欧沧溟定定看我一会儿,起身:“你早点休息,明天我们要去取新装备。”他淡淡说完,轻轻叹了一口气走向了一旁的卧室,到门口时,他顿住了脚步,转脸微微侧向我,说:“你比我想象中还要疯狂。”

    我杨唇冷冷一笑,继续吃自己的冰激凌。

    我疯狂吗?我想认清自己的能力算疯狂吗?

    到目前为止,我会使用自己的能力,但是,能说完全了解自己的能力吗?我的能力真的是因为父亲强化了母亲的弱化能力?我的能力有没有可能会逆转,反而成为强化呢?这一切未尝可知。

    在星族遗传学里,还有突变的章节。说的是原本星族遗传了双亲中一方的能力,可是几年后,他突然转变为双亲中另一方的能力,且原来的能力却随即消失,无法使用了,这称之为突变。

    对于星族的研究,我们还是停留在初始阶段,就像人的大脑一样,我们在它们的面前,只是一个初生的婴儿,一切都懵懵懂懂。

    在我都尚未参透自己能力的时候,又出现了星体激变,这无疑又是一个星族变异史上一个全新的领域。正如心妍说的,这是得诺贝尔奖的大发现!

    如果问我怕不怕?我起是是有点害怕的,我会怕自己和上一个实验体一样消失。但是,在自己亲身经历激变后依然存在,我不怕了。但我下一次还是会小心,这次不消失,不代表下一次激变不会消失。毕竟激变还是一个现今未知的神秘突发状态。

    激变,到底会带来什么后果?我陷入了深深迷惑。因为到目前为止除了感觉能量消耗巨大之外,没有发现其他现象。如果说激变可以让我突破零界点我觉得也不正确。因为在第一次零界点之后,我再未测试过我的零界点。但从新兵营开始,我的能力就一直在增强,或许那个时候我就已经突破自己的零界点了。

    还有一个疑问就是,第一个实验体是谁?在别的科学家都认为第一个实验体是死亡的时候,只有唐博士坚持是消失。

    这里有两种可能,一是唐博士可能发现了什么。二是……他不想承认,只有家人,才会有这种不想承认的感情。也只有家人,在看不到尸体时,永远不会去选择相信死亡。

    在——好烦。在我还在探索自己能力的极限与突破的可能性时,又多了一个有可能会让人消失的星体激变。在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并且,还会发生什么?

    因为脑子里的谜团越来越多,又因为吃太多也有点胀,我决定先把这段时间落下的课业补上。

    再次感谢方大同,那次解剖作为我的第一次解剖实践作业上交了,我总算能把《解剖学》给结束。但是我将面对的还有《星能生物科学》《星能应用科学》《星族生理学》《星族心理学》等等等等。

    科学家为什么就不能单纯地做个科学家呢?非得学那么多理论?

    我在客厅的电脑登录了自己的学籍,瞬间跳出了一大堆的作业。我挠挠头,深吸一口气,开始恶补作业。

    不知不自觉,补完这个阶段的作业已经到了后半夜,我将作业纷纷提交。忽然间,屏幕竟是已经传来司夜老师的画面。

    我有些惊讶地看他,他也有些惊讶地看我。

    “你怎么不休息?”在我还未开口时,司夜老师已经先开了口。

    我愣了一会儿,其实我也是想问他怎么也还没睡。你刚交作业就被老师翻牌,其实是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心虚和紧张感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如初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如初小说网网站阅读星纪元恋爱学院,星纪元恋爱学院最新章节
如初小说,如初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rcwc.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