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6、 【清河表哥,我担心你死了】

    天斗城内,一片纷乱。

    从城东方向传来的巨大爆响和喊杀声,将无数人从睡梦中惊醒,一队队城卫军手持火把,队形严整的出现在大街小巷,全面实施了宵禁,逮捕一切行迹不轨之徒。

    而精锐的天斗皇家骑士,则分成两队,分别驰援七宝琉璃宗驻地和天斗武魂圣殿。

    虽然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但他们可以去了洗洗地嘛……

    而此时,七宝琉璃宗驻地。

    一间勉强还算完整的书房内,两道人影分坐两侧,在昏黄的烛光中,斜拉着影子。

    这两道人影,一位是儒雅中年,一位是帅气少年,两人一言不发,互相对视,就这么沉默着,让书房内的气氛相当压抑。

    终于,儒雅中年人率先起身,俯视着少年,缓缓开口道:“周元,你背后,到底站着哪一方大势力,能说说吗?”

    “emmm……我妈?”

    周元抬起头,看着眼前神色温和的宁风致,笑眯眯的道:“你要说我背后站着的人,那肯定是我的母亲雪月了。她一直疼爱我,关心我,对我有求必应,是天下母亲的表率,也是……”

    “周元,我不是在开玩笑!你母亲连魂力都没有,也不受雪夜大帝看重,她要是能培养出连杀武魂殿两位封号斗罗的强者,天斗皇室还用得着在武魂殿面前装孙子?”

    听到如此扯淡的话,宁风致再也维持不住自己那温和儒雅的表情,低声喝道。

    “我也没心情和你开玩笑。”

    周元收敛了笑容,眼神冷肃的道:“宁宗主,不要问这些没用的。你只要知道,我拥有着足以与上三宗,或者说与你们七宝琉璃宗正面对话的势力就够了。”

    听闻此言,宁风致沉默了一瞬,有些颓然的坐下,旋即叹了口气道:“也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是我唐突了。”

    顿了顿声,宁风致苦笑一声,接着道:“反正我们七宝琉璃宗也被你拉下水了,主动权在你这边了。”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宁宗主,武魂殿的野心你不是不知道。即便这次你们七宝琉璃宗置身事外,未来,武魂殿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可好歹是未来!”

    宁风致直视着周元,沉声道:“好日子过一天是一天,未来的事,你又怎么说得准?我只知道,为了保护你,我们七宝琉璃宗和武魂殿产生了血仇,势同水火,搞不好七宝琉璃宗将因此断了传承!”

    “嗯,你说的有道理。”

    周元表面上认同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心中对宁风致这个怂货嗤之以鼻,但也不愿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以免双方矛盾激化谈崩了。

    他还要借用七宝琉璃宗的势力呢。

    听到周元认了,宁风致神色稍缓,他也不愿和周元闹崩。毕竟武魂殿已经招惹了,没法改变,要是再把周元气走,那七宝琉璃宗岂不是更加势单力孤?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于是周元率先开口:“宁宗主,事已至此,我们还是团结一致得好。”

    “这是自然。“

    宁风致重新恢复了自己的儒雅表情,微微一笑道:“你既然是荣荣的朋友,就称我为宁叔叔吧,宁宗主多生分?”

    “宁叔叔好。”

    周元从善如流,要不是怕宁风致一下子接受不了,他都想直接叫岳父的。

    “哈哈,好,好,其实抛去今天发生的事,我对你还是很看好的,第一魂环就是两万年,未来你若是成就封号斗罗,武魂殿恐怕也要退避三舍。”宁风致高兴的笑了笑。

    “宁叔叔过谦了,我只不过是稍稍向着魂师界的常规之外跨出了一小步。”周元‘不好意思’的半低下头,腼腆的道。

    闻言,宁风致满意的笑了笑。这小子天赋绝佳,智商奇高,还这么谦虚,未来定然是搅动大.陆风云的人物,绝对是荣荣的良配。

    只是……希望他背后的势力,对七宝琉璃宗不怀恶意吧。

    没错,从一开始,宁风致存了通过联姻的方式笼络周元的打算,只不过他怕周元背后的势力太过复杂,万一引狼入室就糟了。

    因此,宁风致打算先观察观察周元,等到确定了周元背后的势力是个什么鬼之后,再正式提出联姻不迟。

    想到这里,宁风致和周元对视一眼,两人很有默契的相视一笑……

    第二天。

    中午,周元抱着阿青,阿青抱着小羊睡的正香,就被宁荣荣从床上拖了起来,说是宁风致找他有事。

    心中不爽的吐槽了宁风致两声,周元迷迷糊糊的和阿青穿戴起衣服,洗了洗脸,打开门,发现宁风致居然已经在门外等着他了。

    “什么事这么急?难道武魂殿已经公开要讨伐我们了?”周元揉了揉眼睛,道。

    “这倒没有。这消息传到武魂城的教皇那里,至少也要一两天时间。”

    宁风致不着痕迹的瞅了瞅周元身旁抱着小羊的阿青,淡淡的道:“你们昨夜一起睡的?”

    “对啊,怎么了?”

    阿青眨巴着大眼睛,疑惑而又无辜的道。

    “没……没什么。”

    没想到阿青这么理直气壮,宁风致一时有些语塞,只能狠狠瞪了周元一眼,给他打上了花花公子的标签。

    这么小就搞这种事情,荣荣将来若是嫁给他,恐怕有罪受了。两人的婚事,果然得考虑考虑。

    心中有些不满的宁风致没好气的道:“是雪清河,你的表哥,也是如今的太子,托我带你去见他,估计和昨晚的事有关。”

    “雪清河?”

    听闻这三个字,周元立刻打了个寒颤,睡意全无。

    对于这个假扮自己表哥的武魂殿圣女千仞雪,周元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昨晚前来刺杀他的刺豚、蛇矛两位封号斗罗,在斗罗原剧情里,可就是千仞雪的两位贴身守护。

    也不知道昨夜她得知两位封号斗罗全被干掉之后,是什么反应。

    周元很想看看她的反应。

    于是,他笑眯眯的看着宁风致,道:“原来是大表哥请我?那就劳烦宁叔叔带路了。唉,我那四个表哥,死得就剩下两个了,也不知道这个还能活多久,趁他活着,赶紧见两面也好。”

    宁风致:“……”

    半个小时后,宁风致带着周元,周元拉着阿青,三个人走进了天斗城最繁华的区域天.皇街。

    因为此事的隐秘性,本来宁风致只打算带周元一人去,连剑斗罗骨斗罗都不带,更别说阿青了。

    不过周元实在是怕千仞雪设下鸿门宴等自己,说什么也要带着阿青才肯动身。宁风致无法,只好同意。

    走啊走,三人来到了一家古香古色的茶楼之中。茶楼的规模看上去并不大,只有三层楼,装潢的古香古色,这个时候,茶楼内只有寥寥几个客人,十分清净。

    三人来到二楼最内侧的雅座,推开折叠式屏风,缓缓走了进去。

    房间内只有一人,听着三人到来的声音,已经从座位处站了起来。

    此人看上去大约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英俊白皙,表情温和自然,一身洁净的青布长袍,一头修长的黑发系着,整齐的垂在脑后,看起来十分清爽。

    最关键的是,他的样貌,居然和周元有那么一两分相似。

    看来,这就是装作他大表哥的西贝货千仞雪了,周元暗想道。

    “宁叔叔,您来了。”

    青年恭敬的向宁风致鞠了一躬,行了一个学生对老师的礼节。

    说起来,宁风致前些日子被雪夜大帝册封为太子太师,理论上正是雪清河的老师。

    对着宁风致行完礼,青年的目光转移到周元身上,故意问道:“你就是周元表弟吧,都这么大了。说起来,自从雪月姑姑远走巴拉克王国,我们这还是第一次见面。”

    “你就是雪清河表哥吧,我以前经常从母亲那里听说你的事迹,和你早就神交已久。”

    帅气可爱的周元摆出一副崇拜的表情,然后突然一个闪身,上前紧紧抱住了千仞雪!

    这一抱,瞬间让千仞雪整个身体紧绷起来,而一旁的宁风致和阿青,也惊得够呛。

    你和你表哥有这么亲吗?刚才还编排人家可能早死,现在就亲热成这样?

    “表弟,你……”

    千仞雪一脸懵逼,她虽然假扮的是男子,但她本身是个女的,骤然被一个男的,哪怕是个帅气可爱的少年这么紧紧抱住,也瞬间感到非常不适!

    更令她不能忍的是,周元抱住她之后,居然把头埋进了她的胸口,还狠狠的拱了拱!

    这让千仞雪恨不得当场劈死周元!

    但她不能。

    不光不能劈死周元,她还得装作哥哥对弟弟的关爱模样,半揽着周元,温和的道:“表弟,我知道你见了自家亲人很激动,但这样不好,你……能不能放开表哥?”

    “呜呜,清河表哥,你是不知道,当我和母亲听说三表哥也被人毒死了之后,对你和四表哥,还有雪夜舅舅都担心得不得了,生怕你们也被毒死,这才日夜兼程赶来天斗城,想见你最后一面。”

    周元说到悲情之处,眼圈都有些红了,他把头深深地埋在千仞雪温暖的胸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在上面,就是不起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如初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如初小说网网站阅读诸天自斗罗开始,诸天自斗罗开始最新章节
如初小说,如初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rcwc.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