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作家酒会、“飞蛾”

    不知道是因为大城市的原因,还是岛国本身变革时遗留下来的习惯,距离万圣节还有几天的时间,东京都的街头,已满是节日的氛围。

    透过现象看本质。

    这些无非都是商家为了赚钱的手段而已。

    比如情人节,2月14号也就不说了,白色情人节3月14的诞生,就纯粹是以鼓吹收到心意的一方应该要回礼给对方,作为促销糖果的手段。

    有喜欢的人,送本命巧克力;没有喜欢的人,送义理巧克力。

    2月14号,女方送;3月14号,男方回礼。

    年轻人们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上了电车,《村上悠逛街的时候想些什么》暂先停笔。

    拿出《我的青春恋爱物语》第13卷,开始慢慢阅读。

    今天他有一个酒会。

    大老师发起的,作家之间的聚餐。

    为了满足对方的虚荣心,所以村上悠特地去书店,买了最新一卷的《春物》,待会聊的时候,也有些话题。

    这些其实都无所谓,他只是自己想看而已。

    大老师的虚荣心是否得到满足,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做人的习惯上,村上悠是不太喜欢参加酒会的,但更不喜欢受了别人的照顾,却摆着脸对别人。

    送书是小事,允许他在《届不到的爱恋》中,用他们的小说名,这才是村上悠感激的地方。

    聚餐的店,叫言叶之庭,是一家只做熟客生意的餐厅。

    从外部装饰来看,很难看出这是一家餐厅——店门上装饰的全是稀奇古怪的饰品,村上悠看了一眼,就看到有大阪、东京等地的纪念物。

    一般的纪念物自然没什么意思。

    这家店的纪念物,都是有着数十年岁月的老物件。

    本质还是一文不值的东西,但却让人欢喜。

    村上悠推门进去,是一条很阴暗的小走廊,过了走廊,是一件三四平方的小隔间。

    没有吧台,没有服务员,店主坐在一张榻榻米上,看着电视。

    电视里正放着的节目,是寿命比村上悠年龄还要大的《超级变变变》。

    左右看了看。

    外面也就算了,就连里面也看不是一家餐厅,村上悠还以为自己闯进了别人家里。

    店主看着村上悠:“抱歉,本店今天被包了。”

    【岛国最强轻小说作家漫画家之家!!!】群里,大老师提前说过,到店说暗号就可以。

    但村上悠只是扬了扬手里的《春物》。

    老板看了眼,然后继续看电视:“里面,自己进去吧。”

    穿过小隔间,又是一条狭窄的长廊,然后,空间才算是真正的豁然开朗起来。

    包间里,一条足以坐下十几人的长桌,旁边是一个吧台,吧台上各种酒水。

    其次是墙壁,悬挂了电视机和各种动漫角色的海报,海报上写满了签名,墙角还有卡拉ok的设备。

    长桌上已经坐了七八人,各自闲聊着。

    “哟,村上来了,快过来坐。”大老师坐在正对门的位置,看到村上悠进来,招呼了一声。

    村上悠点点头,在长桌角落坐下。

    过了一会,陆陆续续又来了七八个人。

    “渡航,开始吧,我都快饿死了。”

    大老师看了下表,“好吧,我们先吃着,店长——”

    “来了来了。”走廊里,传来刚才看电视那人的声音。

    不一会儿,他头上系着一条白色头巾,穿着常服,钻进吧台里。

    然后把一些熟食和刺身,摆放在吧台上,最后才开始烹饪其他需要现在的料理。

    靠吧台较近的作家,负责端菜。

    “店长——”今天穿着低胸装的大老师,又嘶吼了一声:“我存在你这里的酒呢——拿出来啊!”

    “自己拿!”

    大老师只好委屈地站起来,熟练地在吧台里找到自己存的酒。

    众人一人倒了一杯。

    今天请客的大老师负责说祝酒词:“那个,我的小说马上要动画化了,没什么好说的,大卖!轰动!推特热搜!来,干杯。”

    言简意赅到不知所云。

    但下面的人谁管这些?平时咬文嚼字已经很辛苦了,喝酒的时候,就不要再要求他们去斟酌词句了。

    一起说了声“干杯!”,也就开吃了。

    坐在村上悠右手边的,是一个方圆脸、刘海稀疏到会让人误是脱发的男子。

    他戴着一副对于他的脸来说,显得很小的圆框眼镜。

    “恩恩~,这个毛豆很新鲜啊,你也尝尝。”

    他招呼了村上悠一声,尽管两人并不认识。

    村上悠拿起来尝了一个。

    “嗯,是不错,比超市里的盒装毛豆味道好不少。”

    “兄弟,可以啊,经常喝酒吧,来。”

    他把酒杯伸了过来,两人碰了下。

    “我叫伏见司,和渡航那家伙都是千叶县的。”

    “村上春树,新人作家。”

    “我知道我知道,”伏见司夹起一块粉嫩的牛肉,一边大口咀嚼,一边说道:“渡航说起过你,说你和他是轻小说界的颜值担当,原本还不信,今天才算信了一半。”

    “喂!伏见!信一半是什么意思?”

    不远处的渡航很不满了,大家都是写小说的,你想用文字游戏欺负谁呢?

    “字面上的意思。”伏见司和渡航是老朋友了,可不会跟他客气。

    “村上,你说说看。”渡航把话题丢给看戏的村上悠。

    村上悠尝了一块刚上的鸡肝,嘴里全是肝的那种特殊味道:“轻小说界,颜值第一,非大老师莫属。”

    “哈哈哈哈。”得到心目中颜值尚可的人的认可,让大老师很高兴:“你们一个个歪瓜裂枣,特别是伏见你这家伙,帅这种事,也是你能插得上嘴的吗?村上~,待会我给你在13卷上签名!”

    “这还是算了吧,我刚买的新的。”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伏见司笑着道:“嫌弃你的签名呗~”

    “喂!”

    众人哈哈大笑,酒桌上的气氛更加浓烈,大家似乎都喜欢以奚落大老师为乐。

    渡航本人也不介意。

    可能是大度。

    也有可能是自我精神胜利法已经升到满级——从心底里认为自己比村上悠帅气的那种,所以自认为实力和颜值最高,不介意他人的嘲讽。

    酒桌间,大家都以笔名或者网名称呼对方,是否是本名,大家都没解释和追问。

    部分原因是作家本身的洒脱,最主要的是对对方的私生活不感兴趣,只是想在酒桌上互相给对方助兴。

    喝了几杯酒,大家甚至都不问对方笔名了,就“诶,那个”、“你”之类的,互相聊着感兴趣的话题。

    渡航走向墙角的卡拉ok设备,拿起话筒。

    “喂喂喂,嗯哼~,大家,表演节目的时间到了哈,我,渡航,职业歌手,兼职作家,给大家来一首。”

    表演节目时间?

    村上悠可没收到过类似的事前通知。

    “哈哈哈,渡航,你也会唱歌?”

    “瞧不起谁呢?”渡航微微弓着身体,露出自己还算健硕的胸肌:“一首《青色珊瑚礁》,送给大家~”

    渡航的手势和表情很专业,看的出来,是卡拉ok的常客,而且应该还是麦霸。

    听这首歌的编曲,应该是一首从前的歌。

    从前的味道,和现在是大不一样的,很容易分辨。

    在座的作家们,也只有少数跟着打节拍,其余大多不敢兴趣。

    “伏见桑不感兴趣吗?”村上悠看伏见司的年纪也不小,又是渡航的老友,以为他也会喜欢这种老歌,但他本人却兴趣缺缺。

    伏见司摆摆手。

    “这种歌谁喜欢,我喜欢年轻女人唱的。妹妹感十足的那种最好。”

    他双手合十,划出一个相当下作的弧度。

    村上悠端起酒杯,也不喝,只是食指与拇指旋转着酒杯:“伏见桑写的是什么小说?”

    “《我的妹妹哪有那么可爱》,村上君,你回去后一定要看看。”

    “妹妹的恋爱故事吗?”

    “没错,妹妹真是太棒了,你感觉呢?”

    “......也许吧。”

    伏见司的情绪,就这么突然的高涨起来。

    他把身体挪了挪,靠村上悠更近。

    “我小说里,足足好几个妹妹,而且都是初中生,嘿嘿嘿~”

    “......是嘛。”

    “当然啦!不过其他妹妹都是不行的,必须是从小一起长大才算妹妹吧?中途认的妹妹,才不是妹妹!”

    “......嗯。”

    “我唯一的失误,就是把这个妹妹设定成了亲生妹妹!该死的岛国法律!”

    错的是法律,而不是你自己错误的思想吗?

    村上悠轻抿了一口清酒,然后继续把玩酒杯。

    “不过桐乃酱真是可爱啊,不管是半夜找欧尼酱人生咨询,还是对着欧尼酱大吼大叫,真是....”

    伏见司没找到形容词,于是用喝了一杯酒来表达那种妙不可言。

    桐乃酱是谁,村上悠并不知道。

    现在的伏见司应该也不需要他知道,他只是想找一个人倾诉自己的妹控情绪。

    麦霸渡航,不知不觉从八十年代的老歌,飙到了《七龙珠》新曲。

    他的额头全是汗水,西装外套早不知道扔到哪去了。

    花哨的衬衫,解开四颗纽扣,虚假的肌肉下,隐约可见晃动的真实肥肉。

    他有些喘气,有点累,他需要休息。

    “村上!来啊!你也来一首!”

    “算了,我就不用了吧。”

    “谦虚什么!来!”

    唱完歌之后,渡航说话显得很霸气,有一种的味道。

    简单的说,就是中二病发了。

    “好吧。”

    如果是每人都需要上台表演的话,村上悠也不推辞了。

    早点唱完也好。

    渡航没有把自己的话筒给他,而是自己攥在手里,把另外一个备用话筒递给了村上悠。

    这也是麦霸的经典动作。

    渡航握着麦,站在点歌机前,问道:“村上,你唱什么,我帮你点伴唱。”

    村上悠注意到,渡航在说话的这会功夫,又点了很多歌。

    他似乎还有继续唱的打算。

    “不用了,清唱好了。”

    “哦,实力派啊!”渡航手机滑动,继续飞快的点着自己喜欢的歌:“跟我一样。”

    伏见司:“最后一句话不需要,删掉!”

    村上悠在吧台边找了张凳子。

    以随意的姿势坐在上面。

    村上悠以自己本音,随随便便的唱着。

    什么感情,什么技巧,什么高音低音假声,通通没有。

    他就坐在那里,懒懒散散的唱着。

    唱到中途,渡航按照,开始跟着哼唱起来。

    一首唱完,村上悠把麦放在吧台上,准备回去继续听伏见老师的的临时讲座。

    【音乐lv2:93/100】

    “等等啊。”渡航一把拽住他:“怎么就唱一首,再来一首。”

    他还没休息好呢。

    “对对对,再来一首。”

    “别给渡航唱的机会。”

    “我已经受够了他的干嚎。”

    “村上君唱的比渡航好听多了。”

    大家只是在说笑和起哄,村上悠的唱歌水平也就卡拉ok水平而已。

    至于声音好听,对于在座的大老爷们应该没什么加成。

    村上悠只好再次拿起话筒。

    “村上,这次来一首带劲的,软软的不要,拿出热血男儿的精气神!”

    玩嗨的渡航,已经没有了作家喜欢安静柔和音乐的本性,现在他只想听节奏激昂的歌曲。

    “那...”村上悠想了下,把自己脑海里仅有的一首歌名说了出来:“《butter-fly》”

    “唔~~ebaby!”

    渡航已经开始摇摆身体,时刻准备着以伴唱的身份加入合唱。

    身为麦霸,休息时间也不能懈怠呢。

    别人唱,自己跟着哼,甚至合唱,那才是基本的道理。

    村上悠开了头,然后就没他什么事了。

    “大家跟我一起唱!”渡航左手抓着皮带扣,右手甩着话筒,扭着粗腰,开始声嘶力竭。

    这首经典动漫歌曲,大家自然都听过,都跟着唱起来。

    就连吧台内的老板,也跟着抖动肩膀。

    “大家好热闹啊。”

    一个面色黝黑,带着镜框眼镜的男人,拿着一瓶酒走了进来。

    “哦!川原,你来啦!”

    村上悠:“......”

    这两人关系不是不好吗?

    为什么渡航组的酒会,川原砾会来?

    还有,村上悠现在该怎么办?

    村上春树,有点想回去了呢。

    “我去新宿那边取存的酒,来晚了,抱歉抱歉。”川原砾把酒放桌上,然后看着渡航:“你这就开始唱起来了?诶?村上君,你怎么在这里?”

    “村上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你这话很奇怪!”渡航擦了擦快滴下来的汗。

    川原砾问道:“你们关系不是不好吗?”

    村上悠也想问这个问题。

    “你在说什么呢?我和村上可是组合,将来要在东京巨蛋一起开演唱会的铁哥们。”

    啊?

    “不是,你不是在群里天天骂他吗?怎么突然变成好哥们了?”

    “谁谁谁?谁天天骂谁?你以为我素质和你一样差?我告诉你,我只骂你!”

    “诶,不是。”看的出来,川原砾除了在小说里不正经,平时还是一个一本正经的人。

    所以他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你不是一直在说之类的吗?不是你吗?弄了半天,你们关系好才这样说的啊。”

    “是我啊。”渡航点点头,又解开了一颗纽扣:“但是我骂的是......”

    解纽扣的动作停住了。

    他回过头,看着坐在吧台边的村上悠。

    “.....春树?悠?”

    “渡航桑,”这事村上悠原先也没有刻意去隐瞒,现在应该算不上被揭穿吧?:“我就是给桐人配音的声优,村上悠。”

    “哈~”渡航拿了张吃饭擦手的毛巾,擦了擦汗,看着村上悠。

    “我们...是一个组合,我还送给你我最珍视的东西,结果...你看不起《春物》动画?”

    “不是,渡航桑,你听我解释。”

    “不用说了,都是我自作多情,还以为和村上君关系多好呢。签名作、免费授权、主动邀请参加酒会、一起唱歌......”

    “渡航桑,实际上,我已经和经纪人说了,会参加《春物》试音会的。”

    “真的吗?”

    村上悠点点头:“是的。”

    他这时想到一个问题,说不定,他意外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为了眼前这个扭扭捏捏的中年男人,委屈自己去接受早见纱织的鄙夷。

    这种事。

    其他男人能做到吗?

    酒会结束后,莫名其妙就被增加负担的村上悠,走到去广播录音棚的路上。

    感觉东京都的空气,突然有了颜色。

    也许,从北海道来到东京,认为,除了空气污染外,应该还有生活压力的原因吧。

    不过在他的设定中,是一个看台本都需要查字典、写成、除了演技和全力全开的精神外,没有其他明显优点的家伙。

    是不可以在一句话里,隐藏这么多含义的。

    坐电车赶到《游戏人生》广播室,中野爱衣还是比他早到。

    “嗅嗅~”中野爱衣耸了两下鼻子:“八海山清酒。”

    “应该是吧。”

    村上悠把《春物》13卷放在桌上,拿起今天的广播剧本看起来。

    “绝对是的!”中野爱衣很有自信:“这个味道我不会闻错。看来,村上君你今天参加了一场好酒会啊~”

    “中野桑。”

    “嗯?”

    村上悠把剧本翻到第二页。

    “根据酒的好坏,来判断一场酒会的好坏,是没有根据的。”

    “私人聚会,能一起喝好酒的话,应该是一场好酒会吧?”

    村上悠点点头:“你说的也有点道理。”

    “村上君,跟我说说你们作家的酒会,都聊些什么。”

    “也没什么。”村上悠把剧本翻到第三页:“聊了聊店里的毛豆好吃,还是超市卖的毛豆好吃。”

    “诶?”

    “我说店里的比超市的好吃,对方还以为我经常喝酒。”

    “哈哈哈。”中野爱衣笑着道:“那我下次买的时候,就买小份的,自己吃吧。”

    中野爱衣除了咖啡,就是酒,毛豆这种清淡的下酒菜,自然经常买。

    “你不是说小份128日元,大份198日元,但大的比小份多一倍吗?没有必要特地去买小份的。”

    “村上君。”

    “嗯?”

    剧本被翻到第四页。

    “你的记忆力,真的很好呢。”

    村上悠不知道她在说他现在背剧本的事,还是记住了她偶尔说起的毛豆价格。

    “我也就记忆力好这一个优点了。”

    “是嘛~”中野爱衣点点头:“酒会上还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听一个作家阐述了,听另外一个作家唱了歌,大家一起读了读自己的作品。”

    “哇~,作家的酒会就是不一样,不过是什么?”

    “一个在人生道路上,走岔了路的可怜人。”

    中野爱衣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村上悠把剧本背完:“可以开始了。”

    “好。”

    村上悠把嘴贴近麦克风,

    “撒——,游戏开始吧。”

    “今天的游戏,仍旧是猜拳哦~”

    “嗯?为什么?”

    “因为今天的惩罚,是要一直戴着夹鼻子眼镜,戴着说话会很不舒服呢。”

    “是嘛。”

    村上悠,感觉自己就像昨晚的那只飞蛾,不凑巧的事总是让他碰上。

    “嗯~~,不过我想了想,我们还是一起戴吧。”

    “这又是为什么?”

    “我们是【空白】啊,连带责任啊!”

    “那还不如玩其他游戏,你一个人戴好了。”

    “......唉。”中野爱衣无力的低着头,然后抬起来,抿着嘴,半晌,才说道:“村上君,我很期待今天的哦,你也给我好好等着哦~”

    “中野桑今天好可怕。”

    “没错!这就是没喝到八海山清酒的愤怒!去死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如初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如初小说网网站阅读我的女友是声优,我的女友是声优最新章节
如初小说,如初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rcwc.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