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北疆风云 一

    “小子,你够种就杀了老子,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尹占鹏颇有些算计,江湖中人,只要够骨气的哪怕是敌人都会敬重几分,现在这种情况,跑是跑不掉了,装装硬汉没准还能留一条命。天大地大性命最大,好死不如赖活着,对于尹占鹏这样的人,为了活命没有什么不能出卖。

    “呦呵,没看出来啊?还是一条硬汉?小七来了就赶紧过来,蹲在那里干嘛!”庞俊不满的喊着手下。

    “大大大人,属下跑了四百里,实在跑不动了!”小七是庞俊手下最得力的助手,只是修为上差了很多。但是他是秘卫中特殊的存在,他擅长刑罚。。。。。。

    “看你这个怂样,给你一刻钟的时间休息。”

    “多多多谢,大人体谅。”

    “小子,让他休息够了再来跟你慢慢玩。我们先来点开胃小菜吧,小七,你猜这个家伙身上有多少根骨头呢?他的嘴这么硬是不是身上骨头特别多呢?”庞俊饶有兴趣的问。

    “回大人,人身上有两百零六块骨头!”

    “本大人觉得不对,我猜他身上有两百零七块骨头!”庞俊轻描淡写的说完慢慢的向着尹占鹏走去,尹占鹏此刻就算再傻也知道庞俊是要对他做什么不好的事了。

    “你,你,你要干嘛??”尹占鹏的声音开始颤抖了,双手撑着身体向后不停的挪移。

    庞俊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走着,尹占鹏毕竟重伤在身。要害受伤甚重,此刻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如何能跟庞俊比速度,庞俊就这么走到他身边,云淡风轻的抬起直接的左脚朝着尹占鹏的左腿狠狠的踩了下去。

    “咔嚓”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的声音随着尹占鹏的惨叫声一起响起,尹占鹏的左腿呈现出一个诡异的形状,小腿腿骨彻底的断成了两半。

    “你看,我说吧!两百零七块骨头没错吧。”庞俊笑盈盈的对小七说。

    “不对啊!大人,我好像看错了,我觉他有两百零八块骨头。”小七有样学样的一脸狞笑的向着尹占鹏走过来。

    尹占鹏此刻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装什么硬汉啊!四肢着地就这么努力的向后爬着,一边爬一边惊恐的喊叫:“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怂货,这就怕了?”小七狞笑着,紧走几步,狠狠的一脚将尹占鹏的右腿腿骨生生的踩断。

    尹占鹏疼的晕了过去,小七却是不肯放过他。从腰间解下水壶,照着尹占鹏的脸一壶冷水浇了下去。

    “小子,想晕过去?没门!”小七虽然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但是从小就跟着父亲在牢房里打转,精通各种酷刑,对于折磨人的手段自然是驾轻就熟。如何瓦解一个人的意志,如何摧毁一个人的信念这种事情已经融入到了他的骨子里。当受到的痛苦超出一个人的承受极限的时候,人就会晕厥过去,来保护自己的意志不被疼痛摧毁,小七自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小七缓缓的又向前一步,尹占鹏此刻刚刚勉强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朦胧的人影向着自己而来。

    “你别过来!别过来!”尹占鹏此刻心中只剩下了恐惧,再也没有别的心思,可怕的不是这两人的手段,可怕的他们施刑的时候那副享受的样子,那种如同老酒鬼遇到了陈年佳酿的样子,让尹占鹏从心底里感到恐惧。

    小七饶有兴趣的看着尹占鹏,向着庞俊问道:“大人,要不然您给他个机会?我看这小子现在很多话要说啊!”

    庞俊满不在乎的看着自己的手指说道:“我其实不着急,不一定非要问他啊!老五他们应该已经把附近百里之内的所有人都抓回城中了,这小子可是硬汉啊?老子没兴趣跟他磨嘴皮子。”

    “大人,大人您想知道什么您尽管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尹占鹏自然知道此刻该说什么话。

    。。。。。。

    半个时辰之后,尹占鹏将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独独的将那女子被称为殿下的事隐瞒下来。庞俊老于世故,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小子还是有所隐瞒。庞俊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冷的对着小七说道:“小七,这小子不老实啊!不用问了,把你的手段在他身上施展一遍,先把他上身的皮给我扒下来一层。”

    “小子,我们大人给你脸你不接着?”小七慢慢的从腰后摸出一个鼓鼓囊囊的革囊,就在尹占鹏的脸前慢慢的打开,一把把寒光四射的奇型刀具就这么放在了尹占鹏面前。刀刃上闪烁的寒光,让尹占鹏开始冷汗直冒,舌头似乎都在打结了。

    小七伸手在尹占鹏的后背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运指如飞,封住里尹占鹏全身的穴道,此刻尹占鹏也就剩下嘴巴能说眼睛能动了。小七拿起一把小巧的月牙形的弯刀,慢慢的向着尹占鹏的左肋下轻轻的划过,刀锋过了很久,鲜血才慢慢的渗了出来,果然是一把好刀。尹占鹏嘴里只能发出无意识的惨嚎声,恐惧占据了他的脑子,冰凉的刀子在他后背上行走,后背上的皮肤慢慢的被剥离,小七忽然拍了拍脑袋。从袖子里拿出一块散发着奇异香味的汗巾,塞进了尹占鹏的嘴里。尹占鹏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小七的手更稳了。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尹占鹏上半身的皮肤被完全小七完全剥离,整整齐齐的放在尹占鹏的面前。此刻的尹占鹏上身已经没办法看了,鲜红的皮肉就这么暴漏在空气之中,难以形容的剧痛让他整个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但是那汗巾中散发的奇异香味不知是什么药物,让他始终没有办法顺利的晕过去。这世上多的是比死更可怕的事,尹占鹏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今夜那女子说的话,“你敢骗我,我让秘卫将你扒皮拆骨!”现在可不就是扒皮拆骨吗?

    天道好轮回,此话果然不假啊,尹占鹏的脑子开始恍惚起来。庞俊缓缓的走了过来,蹲了下来,一脸不耐的看着尹占鹏道:“小子,本大人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你知道的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说来给本大人,否则,本大人还是想看看你身上其他部分的皮被扒了是什么样子。”

    这次,尹占鹏再也不敢耍什么小聪明了,原原本本的将今夜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边,就连自己意图强暴公主的事也没敢隐瞒,一直到后面白衣女子出现,自己被白衣人打晕。所有的事情说完,庞俊的脸色边的阴沉。值得庆幸的是公主殿下安全脱险了,虽然还没找到公主殿下,但是此刻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庞俊看着面前这个匪首狰狞的脸。轻轻的对小七说:“既然公主殿下有旨意,要把这小子扒皮拆骨,那就按照公主的意思办吧!把着家伙全身的骨头都给我卸下来!”

    “老五!告诉宇文齐,三天之内我要这伙强盗所有人的人头全部出现在我面前,少了一个就用他自己的人头补上!还是不够的话,宇文世家老宅子那边似乎还有不少。”庞俊此刻恨极了宇文齐,你刮地皮的时候就不能顺手把这么毛贼给端掉吗?

    天涯海阁,位于舞阳帝国东海深处一座无名仙岛,这里孤悬海外远离俗世。徐若虚神君建立了天涯海阁之后,将这座本就不大的小岛周围布下了一座乾坤逆乱大阵。所有靠近的船只若是没有若虚神君的许可,都会被海潮之力推出大阵范围。今日,天涯海阁中驶出了一艘海船,造型古朴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是却内有乾坤。天涯海阁每年所需的补给都是此船运送,虽然岛上真正的主人只有若虚神君和徐安心师徒二人,但是还是有为数不少的道童、药奴、仆人等闲杂人等。今日这艘海船之上多了一个特殊的乘客,主仓之中,这里设有茶室、书房、卧室一应俱全,徐安心静静的坐在书房之中,手中握着一卷医书,时而眉头紧锁,时而拿起在书上标注几句。一直以来,在徐安心的世界里出了每天被师父强制要求修炼之外就只剩下钻研医道这一件事,天涯海阁之中所藏典籍,虽然无法与八大仙门的书库相提并论,但是也算是浩如烟海无所不包,当然其中最多的是与医道、丹道相关的典籍。徐安心也算的上是书痴了,从八岁开始几乎每日都泡在藏书楼中,至今已有七年之久了,若虚神君一方面对于弟子痴迷与医道感到后继有人,又担心他过度沉迷耽误了修行,也算是操碎了心。这次为了将他从书中的拉回人间,特意命他自行前往铁枪门,希望这一路上的人间疾苦能唤醒他胸中的强者之心!

    铁枪门中,端木睿带着程璐两人悄悄的走到一旁,不知道答应了多少不平等条约程璐这才帮他隐瞒流口水的事吧!反正二人回来的时候,程璐本就夸张的的大眼睛笑成了一条线,端木公子一向玩世不恭的笑容都挂不住了。林夕不由得摇了摇头,端木少爷这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吗?幸好这句话只是在心里说说,真要说出来端木少爷还不得敲他个满头包啊。

    “林夕,我累了。回去休息了!明日别忘了,我们两个一起去陪薛师姐游览天御山!”

    “啊?这不是程师姐接的任务吗?”林夕一头雾水。

    “滚蛋,活该你单身!”端木睿没好气的说。

    “我单身?”林夕更懵了

    回到自己的小院,林夕简单的洗漱下,今晚月色正好正是修炼的好时候。忽然,眼前人影一闪,一道劲风直扑面门而来。林夕来不及多想,左脚踏前一步,双手指尖出现了一把黑黝黝的巨伞。法力涌动之间,全身上下都被一层黑色的护盾包裹在其中,“嘎~吱”一阵令人牙酸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过。林夕的身体被一股巨力推着,向后退了十余步这才停住,林夕右手之中扣着一张师父给予的灵符,正准备激发的时候定睛一看愣住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师父吴乘风!

    “师父,您怎么这么晚来了?”

    “为师今日方才出关,特意过来看看你的修炼情况!不错不错,刚才虽然只是随手一击,为师已经将自己的修为控制在了炼气七层的境界。你仅仅是被击退,犹有还手之力,不错不错!看来这段时间你的修炼确实大有长进啊!”吴乘风对于林夕的进步还是很满意的。尤其,林夕每日在问心崖上借助禁制之力锤炼肉身,现在看来,虽然时间不是很久,但是有端木睿大量的灵果加上自己给予的大量丹药,这肉体素质进步的确是突飞猛进了。现在林夕的肉体力量已经能够达到练气三层的境界了,看来是给林夕寻找一门锤炼肉身的法门的时候了。

    “三天后,我派清风来接你,是时候给你寻觅一门锤炼肉身的法门了!”

    “多谢师父!”林夕心中一喜,自己这些天来隐隐也能感觉到,虽然月华之力能够被动的增加自己的肉身之力,原本进步神速是因为自己原来的身体过于的孱弱,现在月华之力对于自己肉身的强化效果已经开始越来越弱了,虽然这种强化还是在慢慢的增加。但是现在已经跟不上自己修炼的速度了,果然这个世上还是师父对自己最好。

    “这是什么?”吴乘风顺手拿起了端木睿留下的天星秘术的前三层的功法口诀。

    “前些日子,不知为何舞阳帝国官府突然在全国境内发放这份口诀,据说能够一年之内修成前三层者可以前往圣辉城天师观接受国师的选拔,最后胜出者可以继承国师的衣钵,受封下一任国师呢!舞阳帝国境内据说一时之间不知多少修者开始疯狂修习呢!这是端木拿来给我看的,弟子还没看过!”林夕有些担忧的看着师父,生怕师父会误会自己有意改投他门。

    “哦!还有这等事?看来国师上次的确是受创甚重啊!连这等疯狂之事都办的出来了,不过国师是用什么来让皇帝陛下同意的呢?我们这位陛下的戒心可不是一般的重呢?你也不必太过小心眼了,为师还没有这么小气,待我来看下这天星秘术!”吴乘风久经事故,自然对林夕的小心眼看的明明白白,心中不免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子又有了几分好感。

    吴乘风说完将心神投入到了眼前的口诀之中,久久不见开口。林夕就这样站在师父的身后慢慢的等待着师父,不知过了多久。吴乘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开口说道:“这天星秘术果然诡异,不过也的确是博大精深。虽然这只是最基础的口诀,但是对于星辰之力的利用的确是让为师叹为观止!这份口诀与你修行的功法并无什么冲突,你可以借鉴一下其中星辰之力运转的方法,但却没有必要完全照着去修炼,有你身上的那件东西在,驳杂的星力对于你来说过于鸡肋了!”

    吴乘风毕竟是元婴期的修行者,对于练气期功法的理解自然不是林夕这样的菜鸟能够比拟的,三言两语之间为林夕指明了道路。当夜,林夕也将自己多日来对于修行的迷惑一一的询问自己的师父,吴乘风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详加教导。待到月上中天,午夜时分林夕在吴乘风的指导下再一次开始修行。连日来的疑惑,经过师父的指点尽数解决了,一切如同水到渠成的畅快之感让林夕沉浸到了修炼之中。一轮满月,如同玉盘一般挂在天空中。浩瀚的月华之力滋养着四方,澎湃的月华之力慢慢的包裹这林夕的身体,林夕的心神完全的放松了,有师父在,一切都不必担心。

    田墨雪慢慢的从入定中醒来,师父给予的辟谷丹的确好用。这一个月来的入定,已经让尽快的熟悉了身体的异变,冰凤血脉中蕴含的强大灵力,一下子让田墨雪的修为从炼气二层突破到了炼气九层,而且还是处于巅峰状态!只要她想,随时可以踏出那一步!这就是冰凤血脉的恐怖之处,在她元婴期之前,根本没有瓶颈的存在,只要法力到了突破就是水到渠成而已!田墨雪原本的灵根就是极致的冰属性,现在血脉觉醒之后冰属性的灵根更加的纯粹,并且在自己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步神凰不灭经,这就是冰凤血脉之中隐藏的功法。田墨雪此次最大的收获就是将自己的主修功法转换成了此术,但是此功霸道已极,没有冰凤血脉根本无法修行!这世间目前也唯有她一人可以修习。

    慢慢的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整整一个月的世间没有打开的房门打开了,端木睿第一个发现,一闪身就来到了门外。

    “田师妹!你终于出关了!你再不出来,我都准备上秀水峰请真君来看看你 ”

    “有劳端木师兄惦记了!只是修行之中有所领悟所以耗费的时间久了一点,让师兄担心了!田墨雪话说的极为客气,但是确丝毫没有请端木睿稍坐的意思,但是架不住端木少爷自来熟啊!端木睿很自然的推门而入,坐在院中的石墩上,从储物袋中拿出各色的吃食灵果,熟极而流的手法让田墨雪都无语了!

    “那个端木师兄,小妹今日刚刚出关,准备洗漱一下,不知你可否回避一二!”田墨雪无奈之下只能开口赶人了。

    “那你先洗漱吧!我就先不打扰了,这些吃食就留待师妹稍后慢慢享用吧!我这就回去了!”端木少爷依依不舍的走出了田墨雪的小院,话说今夜是端木少爷第一次踏入此间,虽然是被人赶出来的,但是依旧打消不了端木少爷的好心情。

    远处,神识一直注意着田墨雪小院的诸位真君,此刻都放心了。不过这端木睿,真的是让人头疼啊!可是,这天御山上还有一位让他们更为头疼的人物---五皇子拓跋烈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如初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如初小说网网站阅读九转炼天诀,九转炼天诀最新章节
如初小说,如初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rcwc.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