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从长计议

    他身上流淌着皇家的血液,无论身处何处,他都与这万丈红尘断不开关系....

    他不犯人,人必犯他......

    以后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才能将护好她与孩子。

    ......

    京都的清风里,背街的一间雅间里面,南宇跟南冶相对而坐。

    两个人各自拿起面前的茶杯有一口无一口的抿着,神色都异常的凝重。

    良久,南宇朝南冶状似无意的扫过一眼,开了口。

    “我就想不明白了,他的命怎么就这么大!明明死到临头,偏偏就凭最后一口气又活过来了!”

    一句话说得十分的愤然与无奈。

    南冶一听,隐在茶杯之后的嘴抽了抽,茶杯也明显的一抖。

    眉毛皱得很紧,他捏紧了手中的茶杯,手背因为过度用力,青筋很明显的凸起。

    那一条条青筋如同弯曲盘错的藤蔓交织在一起,彰显着他无处发泄的怒意。

    “母后说过,这种毒药,是没有解药的。”

    “本宫搞不明白的是,他是如何解了身体里的毒的?”

    “即便夏简昭医技了得,可最多也只能给他多续几天的命,要制解药,需要时间找药材不说,想来在大成境内,一时也很难以找到能制解药的药材。”

    南宇心底的不甘,不亚于南冶分毫。

    南冶有多盼望南勋死,他就有多盼望。

    他沉沉吐出一口浊气。

    “南勋命硬,但终究也不是铁打的身子,太子哥,咱们再从长计议。”

    嘴上说着这句并不急躁的话,心里其实恨不能现在就取了南勋的命。

    南冶手中的杯盏“啪”的一声碎裂。

    他的眼里充斥着全部的恨意。

    他与南宇两人左等右等,等来的却是南勋痊愈的消息。

    那个幕王府禁卫森严,他们谁都不曾有机会进去探望过情形。

    所以南勋是如何解的毒,一概不知。

    若不是今日早朝父皇在金銮殿上兴高采烈的告诉大家南勋身子痊愈的消息,他们都还不知道他已经解了身体里的毒,还一心等着他的死讯。

    父皇今日还特意追问周政通案件进展如何,看样子,是要抓着这件事深究。

    父皇如此重视此事,足见南勋在父皇心中的分量,以成倍的速度增长着。

    还有小道消息说,父皇正思索着赐南勋一座新宅子,幕王府那个巴掌大的地方,对南勋多有亏欠之意....

    想到这里,南冶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照这样下去,南勋说不定会突然在某一天,取代了他这太子之位也不一定。

    母后身为一国之母,说被废就被废,何况,他还只是一个人人可以代替的太子而已。

    父皇膝下不缺有勇有谋的皇子,又特别是南勋的苗头正起时,要让父皇分分钟动摇了心,也并不是不能的事....

    现在在父皇的心里,对于南勋是亏欠与宠爱并存着。

    还有父皇对他母妃,婉妃的内疚与自责,也让父皇更偏爱了南勋几分。

    他真担心,父皇会毫无节制的偏爱下去。

    毕竟,母后被废,多少也波及了他在父皇心中的印象。

    父皇现在待自己,并不像以前那样慈爱了...

    他的慈爱,都在一点一点转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如初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如初小说网网站阅读惹火医妃:闷骚邪王,请下榻,惹火医妃:闷骚邪王,请下榻最新章节
如初小说,如初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rcwc.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