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打草

小说:花娇 作者:吱吱
    郁棠听着,心跳如鼓,道:“你要说什么?”

    卫小川道:“他们家收留流民,我们能不能告他们?”

    朝廷有规定,不允许随意收留流民。

    因为这些流民没有户籍,没有土地,为了温饱,很容易铤而走险做些危害他人的事。通常遇到这样的事,要么由衙门出面遣返回原籍,要么就地附籍,奖励他们开荒落户。

    如果卫小川所言属实,像李家这样收留流民就有些不对头了。

    前世,她好像听说过李家有这么一个田庄,但当时她没有注意。而且,她之所以对这个田庄有印象,是因为后来李家觉得那些流民都不好管束,要把那些流民赶出田庄去,有人不愿意走,曾经闹过事,死了人,李家报了官,后来官衙出面才把这件事平息下去。

    林氏为此好几天都心情不好,还为此在家里脾气,说做人就是不能太仁慈,李家做好事还变成了坏事,以后再也不收留这些流民了。

    她当时也觉得那些流民不知道感恩……可如今看来,恐怕情况并不像她前世了解的那样。

    说不定卫小川歪打正着,无意间还真的现了重要的线索。

    郁棠道:“从你们家回来之后,我想了很久,觉得要是李家做了坏事,他们是从哪里找来的人呢?毕竟是一条人命,拿到证据告到官府去,他们家也要吃官司的。若想没有后患,或是自家的心腹管事下的手,或是在外面雇的人。李家的管事,我已经去查过了,都好生生的在城里,当天晚上也没有谁不在。外面雇的,敢做这事的,必须是帮闲。我也去问过了,临安城里有名的帮闲这些日子都在临安城,没谁跑路……”

    卫小川听着眼睛一亮,道:“所以,害死我二哥的凶手,有可能就是那个田庄的流民?”

    郁棠轻轻地“嗯”了一声。

    卫小川忙道:“那我请个假,明天就去那个田庄看看。”

    “不行!”郁棠道,“你要是被人怀疑了,凭你那小身板,跑都跑不了。我们现在可不能意气用事。”

    “好吧!”卫小川丧气地道,“我听我表哥说,那庄子里的人都穿的挺好吃的挺好却不怎么下田做事。这里面肯定有蹊跷。你也小心,别被人现了杀人灭口。你不是说,我们不能意气用事吗?”

    李家雇了小混混来掳她,坏她的名声,和杀人灭口有什么区别?

    郁棠道:“你不用担心,我不自己去,我请人帮忙。”

    卫小川想想觉得可以,他道:“那我先走了。第一天到县学,老师们要点名的。我不能迟到,你有什么消息,记得让人给我送个信。”

    郁棠不好留他,忙道:“你坐我的轿子过去吧!我来付账。”

    卫小川拒绝了,道:“我从小路过去,很快的。你不要管我。可惜我们家田庄里的人没有看清楚那两个陌生人的长相,不然我就可以带着人去认人了。”

    郁棠舒了口气,道:“还好你们田庄的人没看清楚那两个人长什么模样,像你这样直接带人过去,就算是把人认出来了,他们也有办法推诿。这件事不能这样简单直接,得智取。你快去上学吧,这件事我会办妥的。”

    卫小川只是想抱怨两句,闻言垂着头走了。

    郁棠回到家一整晚就在想这件事,等到快天亮的时候,她终于拿定了主意,去找郁文。

    郁文正在和陈氏把家里清点好的东西都整理出来,准备送到郁博家里,先把郁远的婚事漂漂亮亮地给办了。

    郁棠和父母闲聊了几句,朝着父亲使了个眼色。

    郁文会意,对陈氏道:“我记得前年有朋友从眉州过来,带了一匹蜀锦给我们,你把那个也找出来送到大兄那边去吧!”

    那布太硬,做衣裳穿着不舒服,镶边却非常地漂亮,陈氏原本是准备留给郁棠的,此时听郁文这么说,她不免犹豫了片刻,想着那蜀锦虽然难得,但也不是买不到,只不过价钱贵些,好在是镶边不需要那么多,给郁远了就给郁远了,她应了一声,去了库房。

    郁文给陈氏找了事做,这才放下心来,和郁棠去了书房。

    郁棠还不知道原本属于自己的那匹蜀锦就这样没了。

    她对郁文道:“我昨天回来的时候遇到卫家的五公子,他跟我说,他中秋节去给他外祖父送节礼的时候现,离他外祖父家田庄不远处的一个田庄是李家的,收留了很多的流民……”

    “居然有这种事!”郁文骇然,怒道,“要是那些流民暴动,临安城会死人的,李家难道不知道吗?不行,这件事我得跟汤知府说说。”

    郁棠拉住了父亲,道:“阿爹,您不能就这样去找汤知府。”

    郁文不解。

    郁棠道:“您想想,那李家也算是官宦之家,流民的危害别人家不知道,他们家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能雇混混掳我,就能派那些流民来家里闹事。我的意思是,您不妨先跟汤知府商量,让他以官衙的名义去查查,就说有人举报,田庄里收留了通倭之人。若李家只是做善事收留了那些人也就罢了。若是不对劲,汤知府自然知道该怎么处置。”

    郁文想了想,觉得这主意比自己直接去找汤知府好。

    要知道,自己的治下有人收留流民他却不知道,不出事则罢,出了事他这三年的政绩也就算完了,不被免官也会影响升迁。何况郁家和李家已经势同水火,就算李家知道是他举报的又如何?难道他不举报李家,李家就会放过郁家吗?

    郁文道:“我知道怎么说了,你去陪你姆妈吧!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我听说杨御医过几天要来给裴家的大太太把平安脉,想请他过来给你姆妈瞧瞧,你盯着你姆妈,别让你姆妈受了凉——受了凉,就得等病好了再开补药,杨御医未必能等到那个时候。”

    自从吃了杨斗星的药,陈氏就一直没怎么病过,郁文对杨斗星的医术信心大增,觉得只要能一直请了杨斗星来瞧病,陈氏的身体就能一直都不出什么毛病。

    郁棠连声应好。

    郁文去了衙门。

    郁棠就陪着陈氏把要送到大伯父家的东西都整理好,等到郁文回来,一起去了大伯父家。

    路上,郁棠问父亲:“汤知府怎么说?”

    郁文道:“汤知府以为我们家要报复李家,虽然答应去查,但我瞧着不怎么积极。我当时灵机一动,走的时候说要去裴家请杨御医帮着看病,他立刻就不一样了。”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道,“又欠了裴家的恩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得清。”

    主要还是没办法还。

    郁棠想不出裴宴还缺什么。

    特别是裴宴一直觉得她心术不正,做什么事都别有用心,非常地瞧不上眼。

    想到这些,郁棠就有些郁闷地叹了口气。

    算了,裴家的大恩大德她只能来世再还了。

    如果她还能有来世的话?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他们已到了郁博家,这件事就此打住了。

    郁棠让阿苕给小梅溪卖水梨的阿六一些碎银子,让他盯着李家。

    没几天,临安城里就有人在传,说是李家因为好心收留了很多流民,结果被汤知府知道了,派了人上门去查那些流民是否有作奸犯科的,谁知道那些流民心虚,衙门的人进去查证的时候和那些流民起了冲突,死了两个衙役。

    李家大惊失色,非常后悔一时心善收留了这些人。李家的大公子则亲自出面处置此事,不仅安抚周边田庄的庄户人家,还拿了银子出来厚葬了两位衙役,给了大笔的抚恤金。

    郁棠冷笑。

    她就不信,她这招引蛇出洞会落空。

    只是若那两个人出现了,她怎么把人给弄到手才好。

    郁棠在那里琢磨请谁帮忙。

    如果她能多几个兄弟就好了!

    她在那里感慨,汤知府突然上门来拜访郁文。

    郁棠让双桃借着给汤知府上茶的功夫偷听两句。

    双桃来告诉她:“汤知府是来给我们家老爷道歉的。说上次的事,李家大公子亲自来问他,他没能瞒住,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李家大公子。还好李家大公子是个明事理的,直说对不住我们家老爷。还说,等事情平息了,他会亲自登门谢罪的,让老爷去裴家的时候就不要提这件事了。”说完,她睁着大眼睛好奇地问郁棠,“大小姐,出了什么事?怎么汤知府还会亲自来给我们家老爷道歉呢?”

    “老爷的事你别管。”郁棠敷衍着把双桃打了,心里却对汤知府很是鄙视。

    他哪里是来给她爹道歉的,分明是来告诉她爹,李家知道举报的人是她爹了,他是看在裴家的份上才来给她爹通风报信的。还告诉她爹,这件事李端已经插手了,若是郁、李两家有什么罅隙,不关他的事。

    难怪汤知府在临安当了足足九年的父母官才调走,就这息事宁人、两边讨好、不敢担当的懦弱样子,能做大官才有鬼!

    郁文早已准备和李家撕破脸了,自然不会在意汤知府的话中话,他热情地招待了汤知府,和汤知府谈着诗词歌赋,又约重阳节的时候去登高赏菊,对和李家的矛盾只字不提。

    汤知府原本也是看在裴家的份上才走这一趟的,裴家若是继续庇护郁家,李家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怎样。若是裴家不管,郁家以卵击石,他最多不过叹息一声。

    他把自己摘出来就行了,至于其它,他不想得罪人,也没能力管。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如初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如初小说网网站阅读花娇,花娇最新章节
如初小说,如初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rcwc.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