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罗地网(求订阅!)

小说:诸天我为帝 作者:兴霸天
    昌平君,芈熊启。

    芈姓,熊氏,名启。

    这是一个很尊贵的名字。

    秦楚两国别看最后拼死你死我亡,全部覆灭在历史洪流中,实际上它们在春秋战国中,有着近四百年的联姻同盟关系。

    这是因为在春秋的时代,秦国和楚国其实是同病相怜的,都被中原诸侯瞧不上,认为是文化落后的华夏边缘地带。

    所以早在秦穆公时期,两国就开始联盟联姻,甚至有“秦之亲楚,何其至也”的说法,《诗经秦风》中有一首非常有名的诗歌《无衣》,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讲的就是秦哀公救楚的故事。

    当然,再长久的和睦,都难免不会反目,何况两个国家。

    秦楚到了芈月传里的芈月,也就是宣太后,已经不比曾经,而宣太后病逝,秦昭王在范睢的帮助下,立刻开始清洗楚系势力,宣太后虽然布局深远,以华阳夫人令楚系外戚东山再起,但也大不如前了。

    华阳夫人又不会生育,无奈下认了秦庄襄王,也就是嬴政父亲为儿子,改其名为子楚。

    如果庄襄王活得长久,楚系势力在秦国恐怕要被扫尽,但他三十五岁就死了,十三岁的嬴政即位,为了保住皇位,只能继续拉拢楚国,作为盟友势力,芈妃便成为了他的夫人。

    自然而然的,楚系势力就为嬴政效力,其中为首的,正是芈妃的两个哥哥,昌平君和昌文君。

    昌平君身姿雄伟,卓尔不群,自然醒目,端木蓉一眼认出,见顾承无动于衷,不由地轻声道:“公子,昌平君毕竟是你的舅父,上次他来医舍,你就十分生疏,是因为长公子吗?”

    想起那葬身沙场的父亲,和忧病而亡的母亲,端木蓉露出黯然,空桑撇嘴道:“公子才不是小气的人呢!那昌平君趾高气昂的,说什么母妃想念,盼望入宫,假惺惺的模样,看得人厌恶!”

    “我入了阴阳家和医家,在公族眼中,就是堕身淤泥,未来无望,昌平君能来见见,都是做给母妃看的……”

    顾承头往后一靠,枕在空桑的腿上,肤如凝脂面如玉,十分惬意:“何况他即便想要亲近,我也要避而远之,免得将来惹了祸患。”

    空桑双眼一眯,得意地看了眼端木蓉,端木蓉清雅隽永的眸子中,则露出忧思:“公子之意,是昌平君并非相国的对手?秦国要乱?”

    聪慧如她,已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仅仅大秦之地,都是多事之秋,何况整个天下七国?

    “放心吧,有我在,乱不了!”

    顾承轻描淡写地摆手,听起来很自大的话,却令端木蓉莫名安心下来,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从袖中取出银针来一点。

    “嘻嘻!”

    空桑顿时花枝乱颤,又笑又怒,五指腾的燃起一团火焰,向着端木蓉抓去:“怎么每次扎的都是我!”

    端木蓉纤纤玉指一翻,九虚十二原攻向空桑,毫不示弱,嘴里却是不依:“公子,就不能让我成功一次吗?”

    “我这借物代形,是自创的首个术法,一旦掌握了,就可立于不败之地,等你们学成了,将来必不受危险!”

    两个小女孩打闹,顾承偷得浮生半日闲,也觉得天空都明媚起来。

    但他的神念延伸,却是始终监察着整座府邸。

    于是乎,当数十道身影若鬼魅般向着这里包抄而来时,顾承目光一亮:“先下手为强,果然不愧是吕不韦啊!”

    ……

    ……

    “请!”

    “请!”

    府邸之中,昌平君准备周到,儒家弟子也终于从虎狼之国中感受到了礼风,一时间宾主尽欢。

    不过表面上的高谈阔论,改变不了双方的貌合神离。

    昌平君眉宇间带着审视,荀夫子轻抚长须,似笑非笑,李斯和韩非则不断从细节中,推敲着秦国的局势。

    “我来晚了!还望诸位勿怪!”

    直到一道洪亮的声音传入堂中,众人侧目,就见两人走了进来。

    当先一位身材高大,龙行虎步,肩膀宽厚,仿佛能撑起千钧之重,其后一人披着黑袍,将脸蒙在斗篷之下。

    “容我向诸位介绍,这位是燕太子丹!”

    昌平君开口,众人目光却望向后一人。

    燕太子丹不是贵客,而是燕国派往秦国的人质,正如秦庄襄王昔日在邯郸中的地位。

    不过相比起那时的嬴异人,太子丹可要努力多了,慷慨豪迈,结交各方,所以此刻与他一并前来的,必然是真正的关键人物。

    “墨家巨子,六指黑侠!”

    果不其然,感受到那股若隐若现的墨色玄光,荀夫子目光一凝,缓缓起身。

    “竟然是他!”

    众儒家弟子闻言脸色一变,不见同仇敌忾,反倒满是敌视。

    儒家墨家,作为当世两大显学,却从来都是有根本分歧的,比如墨家主张爱无差等,儒家主张爱有差等,墨家主张独立合作,儒家主张互相依赖。

    总的来说,儒家顺从鼓励人性,墨家则超前于时代,前者易行,维护统治者,后者难行,代表庶民,互相之间自然也看不顺眼。

    墨家指责儒家铺张浪费,不顾黎庶死活,儒家指责墨家无君无臣无父无子,对喷得厉害。

    到后来两家能够合作,也是因为秦灭了六国,一统天下,生杀予夺,诸子百家的内部矛盾,转为一致对外。

    铮!

    眼见着气氛剑拔弩张,昌平君安坐,并不调解,琴声突然响起。

    堂中众人下意识侧耳聆听,就听那琴音平平淡淡,仿佛山间清流,流淌而下,绵绵密密,予人难言的清静,正如那世间最普通水,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

    “好一曲上善若水!”

    荀夫子望向堂中,六指黑侠的目光慢了片刻,同样落在其上,而那里已然如流光幻影般,多了一道飘然出尘的老道身影。

    众弟子惊然,就连见惯了奇人异士的燕丹都目露骇色,却不知此乃道家的至高心法。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移形换位,攻守一体。

    能够轻描淡写施展出和光同尘的,整个道家也不足三人,来此的正是天宗掌门,赤松子!

    儒家、墨家、道家。

    当诸子百家中影响力排名前列的三大家首领会面,呈三足鼎立,结盟反倒稳固,昌平君开口,声音洪朗:“三位如何看待《吕氏春秋》?”

    荀夫子:“悖离正道。”

    赤松子:“迷乱失常。”

    六指黑侠:“轻重颠倒。”

    昌平君名为询问对《吕氏春秋》的评价,实际上针对的就是吕不韦。

    现在三位首领表明态度,已是容不下杂家篡改各家精义,收为己用。

    “善。”

    昌平君颔首,旋即露出郑重:“诸位可曾听说过天罗地网?”

    众人神色一奇:“愿闻其详。”

    昌平君凝声道:“吕不韦素有野心,不仅招三千门客壮其声势,暗中更揽各国游侠豪勇,亡命之徒,组建了天罗地网,号监察七国,无孔不入。”

    招致宾客游士,欲以并天下,这并非虚言,吕不韦本身出身就是商人,在他眼中是没有贵贱之分的,来者不拒。

    最难得的是吕不韦赏罚严明,不凭关系亲疏,个人好恶,而是考其实绩。

    历史上他因功授爵,赏罚必当,以致于四方人才,纷纷入秦,待得吕不韦身死,赢政欲下“逐客令”,李斯上书,以为“秦成帝业,皆以客之功”,嬴政接受劝谏,令大秦继续强盛,兵强马壮,成为各国人才趋之若骛的地方,才能在短短十几年间,覆灭六国,一统天下。

    而这个世界,吕不韦更建立了庞大的地下组织,昌平君展开三幅帛画:“天罗地网,有两位统领,两位副统领,分别由吕不韦的四名门客执掌,此人名为尉缭,乃天罗统领!”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位清瘦的男子,面带病容,看似毫无威胁,但接下来昌平君所言,却令三大家主瞳孔收缩:“此人疑为纵横家,隐姓埋名,做了吕氏门客。”

    苍生涂涂,天下缭燎,诸子百家,唯我纵横。

    春秋五霸,战国七雄,七百年时光,除了那一位位霸主君王,带给世人最震撼的,莫过于合纵连横的鬼谷子。

    鬼谷子就是纵横家,因为历代首领隐居鬼谷之中,而得其名。

    鬼谷子一生只收两名弟子,一个是纵一个是横,两人之间的胜者,就是新一任鬼谷子,虽一人之力,却强于百万之师,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

    “自苏秦张仪之后,鬼谷传人已有三十余年不现世间,没想到原来早就暗中操控这天下大势,天罗地网么?”

    且不说众人眼神交汇,心惊不已,昌平君展开第二幅帛画,上面是个富态男子,体圆若球:“此人名为司空马,出身名家,机辩无双,乃地网统领。”

    “名家!”

    众人心头一沉。

    名家乃辩者,以擅长论辩著称,最早可以追溯到上古礼官,这类人往往是无双说客,若配合上纵横家,那简直是……

    昌平君又展开第三幅帛画,上面竟是个唇红齿白,面容俊秀的少年:“此人名甘罗,乃甘茂之孙,任天罗副统领,年纪虽小,不可轻视。”

    眼见昌平君只有三幅帛画,荀夫子不喜反惊:“第四位统领,你们连相貌都不得而知吗?”

    昌平君苦笑,突然通体一震,失声道:“不好!”

    “何必多此一举呢?”

    就在这时,少年清脆的笑声突然若清风拂面,徐徐而来,回荡在堂内:

    “待得诸位入了罗网大牢,我们自然会一一介绍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如初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如初小说网网站阅读诸天我为帝,诸天我为帝最新章节
如初小说,如初小说网,免费小说,好看的小说
版权所有 http://www.rcwc.net All Rights Reserved